科创集聚力看湾区!广深莞佛研发经费总额占内地一成

2019-04-02

2019年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发布,提出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首先要构建开放型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香港、澳门、广州、深圳要发挥中心城市的比较优势,增强周边辐射带动作用。有专家分析,内部协同而言,全球科创中心内部协同动力来自各创新主体的自身利益,利益是科创中心各主体自发生成的一定的内部协作关系,这种关系是长期性的、稳定的,互利互惠的,具备共生性,各方均可达成自己的目标利益。

  为此,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科创课题组推出《粤港澳大湾区科创协同报告》,主要以广深港澳科创走廊沿线经过的都市区和城市为调研对象,从科技投入、支出、产业升级、创新环境四个维度,设置22项科技考核指标,力求全面综合评价城市的科技创新能力,从中找寻城市间科技协同发展的方向。

  本报告主要从珠三角都市区协同、与港澳协同两个方向展开分析,通过数据分析加深调研的方式,对广深莞佛四个城市的创新力和协同力进行评测。今起推出开篇,综合分析四个城市科技创新力整体情况,结合《纲要》精神,提供媒体智库建议。并将陆续推出各城市调研情况,并采访相关政府部门及行业专家进行深度访谈。

  关键词 广深莞佛都市区科创协同

  深莞:财政科技支出与人才差距大,科研协同是方向

  2005年,广东省政府公布实施《珠江三角洲城镇群协调发展规划(2004-2020年)》,对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三大都市区以及珠三角的生态、交通、产业、市政设施等城镇发展支撑体系提出了规划指引。粤港澳大湾区加快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升温。2018年4月21日召开的深莞惠经济圈(3+2)党政主要领导第十一次联席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圳、东莞、惠州、汕尾、河源五市近期共同推进的46个重点合作事项。其中,“共同规划建设深莞惠区域协同发展试验区”的消息传出后,受到高度关注,科技赋能产业升级也成为经济圈未来发展的重头戏。

  数据显示,在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方面,深圳为65.6%,东莞为40.32%,两城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总和占全省高新技术制造业增加值比重已超六成。这与深圳近年来产业外溢有一定关系,东莞松山湖就是一个典型。华为、大疆等企业的落户加强了深莞产业承接方面的合作关系。

  但东莞市财政科技支出并不高。深圳2017财政科技支出为351.83亿元,东莞2017年科技财政支出为29.19亿元。此外,在创新人才方面两城也有差距,规模以上企业R&D人员数:深圳232421人,东莞73644人。当下,政府财政支出还是区域科创发展的重要动力,尤其是在发展基础性研究方面,数据反映出深莞在高技术制造业方面的基础及科创协同发展空间。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东莞市委书记梁维东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也表示,未来,莞深之间将打通一条通道,让两个片区的人流、车流和物流往来更加便利,东莞中子科学城将与光明科学城联手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创新高地。在科创合作方面,深圳拥有最前沿的创新资源;东莞拥有完善的产业配套,以及散裂中子源、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等基础研究重大平台,是科技创新研发和成果就地转化的首选地。

  广佛:民营经济、第三产业各有所长,将在12领域合作

  西岸的广佛同城化始于2009年官方发布的《广佛同城化发展规划(2009-2020年)》。南都科创课题组调研数据显示,在产业结构方面,佛山的民营经济占GDP比重为64.60%,占比为四城之首,可见佛山的民营经济基础较好。在企业创新方面,佛山有研发机构的规工企业数、有研发机构规工以上企业比例两个指标均处于四城中上游地位,可见佛山规工以上企业对研发的重视度。

  但佛山在科研投入方面也给了西岸城市合作空间。广州在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专利申请和发明专利等方面表现较好,体现广州的科研优势。此外,广州在发展第三产业方面成绩突出,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 D P比重为71%,占比为四城之首。目前,广州在总部经济、金融保险、商贸会展、港口航运、现代物流、科技文化等现代服务业经济优势明显。伴随佛山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大量的金融、科教和创新资源支持,而广州的高教和创新资源十分丰富。因此广佛在创新驱动方面的合作空间较大。2018年8月,广州和佛山两市签署了《深化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提出在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等12大领域开展合作,形成“广州创新大脑、佛山转化中心”创新驱动区域协调有序发展的新格局。

  关键词 广深对接港澳科创资源

  广深应打造融合型营商环境,促进要素便捷流动

  《纲要》提出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创新环境要更加优化,创新要素加快集聚,新兴技术原创能力和科技成果转化能力显着提升。南都科创课题组用数据调研大湾区创新力集聚基础。在R&D经费方面,广深莞佛四城的总数据已占内地R&D经费的10.83%。2017年,香港本地研发总开支出达212.8亿港币,根据2017年整体汇率比来估算约为184.477亿人民币,展现出香港财政科研支出力度。

  此外,在广深莞佛城市PCT专利申请数量占广东全省PCT申请数量方面,深圳占比为76%,源于深圳市有华为、中兴等一批龙头电子通讯企业。伴随华为、富士康等东岸企业在西岸设立项目,诸多快速交通如深中通道全面开建,广深港高铁、港珠澳大桥通车,提供了大湾区城市间合作推出科研专利的基础。

  《纲要》要求,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要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继续发挥比较优势做优做强,增强对周边区域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广深在参与国际科创建设时,如何发挥各自优势?综合南都科创课题组调研报告给出的22项指标,广州科创综合水平较高,尤其是在第三产业方面。从2019年广深莞佛四市政府报告来看,广州的第三产业增加值依旧名列首位。广州应通过打造优良的科创协同环境,联通两地科创资源,加大发掘及释放第三产业活力。

  为此,课题组建议广州结合目前产业特点和比较优势,对标港澳在市场准入、产权保护、法治保障和政务服务等方面的制度安排,加快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贸易规则相衔接的制度体系。在广州如南沙区,探索推进穗港澳三地的单一窗口系统对接合作,推进与港澳在法律、金融、医疗、建筑等领域的规则对接,以及深化与港澳在人才培养、资格互认、标准制定等服务贸易领域的合作。

  从数据来看,深圳在22项指标中都表现出企业自身研发能力强、政府财政科技支出力度大等特点,由于深港本身有地理位置优势,为两地科创基础性研究及成果转化提供了基础。2018年3月,香港创新及科技局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在基建方面,政府会预留200亿元用作发展落马洲河套地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

  为此,课题组建议加快深港边界规划、建设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结合区域特点,利用特区优势,保证科研人员出入境、科研物资通关、科研资金流动等方面顺畅,要把合作区打造成为创新要素流动最便捷、创新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

  科研院所合作撬动科创协同切口:“超算南沙”成样本

  相比科创环境和区域的打造,广深对接港澳资源上已经有了较好的合作切口。从科技机构来看,根据广东省科技厅数据,2017年广东全省共有科技机构543个,其中广州拥有161家,占比近30%,优势明显。

  高民是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物联网研发部总监。2007年,刚从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的高民决定到南沙发展。通过香港专才的输入计划,高民如今已成为一名拥有香港籍的高端技术人才。从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设立至今,他得以见证并参与粤港科研协作的进展历程。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南沙分中心面向香港科研界开放服务平台,便是由高民参与促成的。

  超级计算资源对科学研究很有帮助,常用于大气、海洋、生物、材料等复杂模拟计算。“香港八大院校里的很多科研团队都要用到超级计算,但是苦于香港本地缺乏大型基础科研设施,做超算非常辛苦。”曾有一位在做科研的老师对高民说,他每次做超算只能通过硬盘拷下1TB的数据,让学生送到超算中心进行处理,再将算好的数据“人肉”带回香港。

  “如果让香港科研界得以分享广州的超算资源,不仅能提高超算资源的利用率,也将大幅提升香港科研的创新效率,这是一个‘多赢’的结果。”在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南沙分中心筹备建设之时,高民通过积极的沟通和倡议,最终成功促成南沙分中心架设专用数据通道到香港,实现了广州科研资源与香港科研界的对接。据悉,自2016年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南沙分中心试运行以来,已有约170个港澳科研团队使用该平台。

  高民是广州与香港科研对接的一个典型。粤港澳大湾区在高校科研院所方面的合作已上马:2018年中科院将在香港设立院属机构、香港科技大学(广州)校区落户南沙。深圳也与香港有科研院校的合作。

  课题组建议,伴随一批合作项目落户,粤港澳三地政府在科技创新合作上要设立专门的联合机构进行规划和协调,在科创研发和产业布局等领域中,避免出现不同程度的同质化发展和资源错配。

  为提高科研院所成果转化程度,课题组建议在展开合作前制订好大湾区内高校科研院所合作项目的科技成果转化机制。此外,制订相关法规,探索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的处置权、收益权、激励机制和收益分配等问题,明确、完善高校对科研人员创新创业及奖励机制的制度指引。

  为提高科研项目市场化,建议参考旧金山湾区等国外湾区科研院所做法,积极引入创投,让大湾区共建的科研院所项目,能够精准对接到市场,建立企业、创投、科研机构三方机制,大力促进科创企业孵化器和股权市场规范发展,大力培育科技创新生态和科创投资文化。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